枫阳如莲

努力码文中

穿越到凹凸大赛【短篇】

我缩在被窝里,趁着父母睡着了偷偷看番。

果然我还是喜欢在考试前浪。我笑着点开哔哩哔哩。

唉?手机好烫,充电时还是不玩了吧,拔掉充电器好了。

插头噼里啪啦的好像漏电了,我小心翼翼的伸手想拔掉充电器。

“啊!!!!!”发出了尖利的叫声,浑身抽搐着。

“XX!XX!你快去打急救电话!”是父亲听到声音了,母亲在焦急地打着电话。

真对不起啊,下次,我不会在充电时玩手机了。

眼前一黑。

“参赛者?参赛者?”有人在戳我的脸,我艰难的睁开眼睛,眼前是裁判球。

“参赛者您醒啦^_^,能请您说出姓名吗?(`・ω・´)”

“啊啊,我叫XX。”懵逼的说出了名字。

“稍等一下……唉?并没有叫XX的参赛者?那么您是……闯入者!抓住她!”裁判球突然变了脸,这可能就是为什么大佬都喜欢破坏裁判球的原因。

我抓起裁判球猛地向地上砸,裁判球噼里啪啦的漏出了内部,我爬起来踉踉跄跄地走进森林。

“那个闯入者跑到哪里去了?你们进森林搜!”是执法机械球的声音,我转身向更深处跑去。

“吼!”突然跑出一只类似狼的怪物,我狂奔起来,管什么执法机械球!

不知过了多久,我气喘吁吁的靠在树旁,那只狼和它的同伴包围了我。

“才不要,才不要si在这里!”我呜咽着跌坐在地上,红色的发丝飘到眼前。

等一下,这不是我的身体。

我急忙上下搜寻武器,狼群逼近了。

“找到了!”在头上发现了尖锐的发簪,虽然有点短,但总比没有的好。

站起来捏紧发簪,眼睛不断寻找比较薄弱的地方,右方貌似是一只刚成.年不久的母狼。

向左方虚晃一下后冲向了母狼。

狠厉的扬起发簪在她身上划下伤痕,最后狠狠心戳进了左眼里。

“吼!”她尖利的叫着,想扑倒我又因为疼痛习惯性的向年老的母狼靠去。

我趁机跑走了,身后是愤怒的狼群。

“金!不要相信凯莉,她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新人杀.手【星月魔女】!”前方是紫堂的声音。

“救命啊!”我大声喊叫,一个金色箭头蹭着脸飞向身后。

“数量好多……”紫堂一边拉住金一边看着狼群。我眨眨眼避开他们带着狼群跑走了。

“紫堂!她快要被追上了!我要去救她。”金挣开紫堂,向我跑去。

“金!如果这又是一个骗局呢?”紫堂向金大喊。

“即使是骗局,我也要去救她!”金坚定的回答。

“走投无路了啊……”我站在湖的边缘,身后是暴怒的狼群。

正准备接受命运的时候,狼群后方传来狼的嚎叫和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哎呀哎呀,我只是离开了一小会就有这么多野怪了吗?”

微弱的红色的光在狼群中穿梭——那是星月刃吧!

不一会儿,凯莉站在了我的面前。

“总觉得好像见过你,在哪呢?”她做出很苦恼的样子。

“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闯·入·者,对吧?”她笑着翻出系统,上面是我的侧脸照,很明显是在我破坏掉裁判球后逃跑时拍的。

“那凯佬你想做什么呢?”我笑着想揉揉她的头。

“你还真是狂妄!”她侧身躲了过去,星镖旋转着。

我浑身一凉,这里可是凹凸大赛,杀人不偿命的。

“嘛,算了,难得有闯入者,就放过你好了。希望你能活两天。”凯莉剥下糖纸,把棒棒糖han在嘴里走了。

“你没事吧?”金喘着气跑到我身边。

“……没事。”我扭头避开金真诚的眼神,“你能……给我一点吃的吗?一点点就可以了!”

金很疑惑地问:“吃的不是可以用积分买的吗?”

我正要说什么,一把刀架在了脖子上。

“离他远点。”格瑞冷声说道,我微微动一下,脖子就被割开小口。

“我现在就走!马上走!”我急忙向后退避开烈斩,捏了捏拳走开了。

我向遇到狼群的方向走着,就在刺伤母狼的地方,我又看见了她。

她似乎被狼群抛弃了,独自一狼舔舐伤口,左眼的xue渍已经变成黑色了。

“实在抱歉啊,为了活下去把你的眼睛刺瞎了。”我疲倦地坐到她身旁,抚摸她并不柔软的毛发。

发现自己并没有主角光环后彻底打消了看前十大佬的心,而且还被大赛官方通缉……

“就这样si掉好了,反正我本来就si了。”呢喃着,将被森林中的荆棘划破的手腕凑向母狼。

“反正我们都活不下去了,呐,这就当是补偿你啦!”微笑着说出了这样的话,冷酷的感觉。

发簪还在手里,脖子也在流xue,我狠狠心戳进了心口。

“噗,果然,是会吐xue,的啊。”倒在地上吐出一大口鲜xue。

母狼的右眼亮了一下,勉强爬起走到我身旁,开始舔我吐出的xue。

“等我,死了再吃,好不好?现在会,很疼的。”能感觉到身体在变凉,我最后看了一眼凹凸世界的天空,闭上了双眼。

@叙白画凉 bcy说有敏感词就不发了_(:зゝ∠)_

军训加开学住宿不带手机后的假车

  #嘉德罗斯×克廖莎【有车】
  #ooc注意
  #不喜欢的快退出!有些雷
  #对不起嘉吹
  #对不起七创社爸爸
  #对不起卡米尔
  #有……车……注……意……
  
  
  
  
  
  
  
  
  
  
  
  
  
  嘉德罗斯是在克廖莎灭掉以前组织后到硅基星安机械手的时候遇到的。
  那时的他一直被迷恋霸道总裁文的法伊达当做男神,法伊达不知什么时候和雷德认识,又渐渐把克廖莎也拖了过去。
  克廖莎在通缉榜上的排名也还算是可以,毕竟还有一个法伊达拖她的后腿,但这并不代表她是个对战斗感兴趣的人。
  她第二次去硅基星的时候,买下了所长特别推荐的元力激发器,一阵又一阵的疼痛过去,嘉德罗斯逆光站在她的面前:“喂!虫子,陪我打一架吧。”
  可以说,他们俩的感情完全是在打架中培养出来的,除了对弱者的态度,他们鲜少有相同之处。
  克廖莎每天都是规律生活,三餐正常,很少吃垃圾食品,不喜欢过度油炸的食品,因为喜欢健身,所以身材高挑修长;嘉德罗斯有些随性,三餐喜欢高热量食品,包子脸,身高还在发育中。
  卡米尔曾一度对两人的交往取不赞成态度,生怕克廖莎在其他人不在的时候被嘉德罗斯欺负——
  ——嘉德罗斯表示要打一顿大舅子才开心。
  算到今天两人交往快三年了,这三年里,卡米尔以各种理由出现在两人为数不多气氛和谐的二人世界里,嘉德罗斯气得想减肥。
  法伊达在去年和一颗高等星球的太子结婚了,虽说一半利益一半真情,但孩子都要出生了!!!
  身高快到达一米九的嘉德罗斯曾经采取雷德的馊主意色罒ω罒诱过克廖莎,然后睡了一个星期的衣柜: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明天是克廖莎的十八岁生日,嘉德罗斯勉强算是比克廖莎大一岁【指身体】,他不是柳下惠,没有人在面对自家女友无意间漏出的精致锁骨或私密地带时保持冷静。
  他已经想好了,今年一定要让克廖莎真正明白能爽到飞起的运动是什么——
  ——虽然他也是一知半解,但无奈有已经结婚的雷德、鬼狐一句接一句地给嘉德罗斯科普,想不懂都难。
  夜晚,其他人借着克廖莎和卡米尔的成人礼会疯了几个小时,陆陆续续回家了,卡米尔也被埃米带走。
  克廖莎喝了一些葡萄酒,后劲上来,脸颊微红,嘉德罗斯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指描绘着克廖莎的嘴唇,克廖莎迷迷糊糊中张开嘴含住嘉德罗斯的手指,牙齿轻柔地咬着。
  嘉德罗斯基本就没见过克廖莎这个样子,差点以为她中药了。
  反应过来后,抽出手指抱着不安分的克廖莎走进房间。
  酒醉【车】没写(:з」∠)_

凹凸世界之克廖莎6

  硅基星超能研究所。
  雷德叽叽喳喳地和祖玛说着什么,嘉德罗斯躺在一旁的椅上,一个白衣男走了进来:“嘉德罗斯大人,有一个来这里保养机械手的女人要见您。”
  原本闭上眼睛的嘉德罗斯听后睁开眼睛:“……让她进来。”
  白衣男恭敬地退了出去,克廖莎很快被带到他们待的房间。雷德看见克廖莎穿的是与平时不同的紧身衣,颇为好奇地问:“有人找你打架?”
  克廖莎活动活动保养完的机械手,头也不抬地回答:“烦死我了,雷狮海盗团你们应该知道吧?”
  嘉德罗斯突然出声:“你哥找上你了?”
  克廖莎点点头,无奈地继续说:“和他们中间的一个人打架的,然后被偷袭了ᖗ( ᐛ )ᖘ”
  嘉德罗斯嗤笑:“渣渣就是渣渣。”
  克廖莎翻个白眼:“我就是想和雷德祖玛聊聊,是你自己插嘴问……你干什么!”克廖莎前一句没说完嘉德罗斯就挥动大罗神通棍,克廖莎躲了过去。
  雷德见两人又要打起来,嬉笑着:“话说雷狮海盗团的实力怎么样?我们整天呆在这里无聊极了。”
  嘉德罗斯停了下来,颔首等待克廖莎回答。克廖莎靠在墙壁上,左手扶着下巴:“雷狮我如果不拼命是打不过的,我哥如果敢打我的话也算是一场久战,其他两个各有千秋:一个力量型元力相当于……吸尘器吧,另外一个智力型,元力应该是分身,打晕我的就是他的分身。”
  说完克廖莎突然眼睛一亮,她好像想到怎么摆脱卡米尔了,只是不知道嘉德罗斯愿不愿意配合。
  雷德看见克廖莎眉目中透露出的犹豫,猜到了几分,悄咪咪走到克廖莎身旁低声说:“你最好不要打嘉德罗斯大人的主意!”
  克廖莎动作不变地继续抚摸自己的下巴:“我知道,但关键是我怎么摆脱我哥。”
  雷德出了一个主意:“你可以装出一副兄妹情深的样子然后带着你的小姘头一起跑啊。”
  克廖莎默默鄙视雷德:“你应该看一些有益身心健康的书,还有法伊达不是姘头。”
  雷德耸肩:“随你便,所以你还想聊多久,我们会圣王星的飞船应该快准备好了。”
  话刚说完,白衣男又敲门走了进来:“嘉德罗斯大人,飞船准备好了。”
  嘉德罗斯扛着大罗神通棍率先走了出去,路过克廖莎的时候停了一下:“下次尽全力陪我打一架,我就帮你一次。”
  这回换克廖莎耸肩了:“好啊,下次见面先给我准备一下啊,不要像上次那样直接冲过来。”
  三人离开了,克廖莎被另外一个研究员带去参观超能研究所的新产品。
  “克廖莎小姐,这是最新款的风雪号飞船,可容纳三百人,主要兵器是急冻光。”
  “这是今年卖的最火爆的一款武器,雷王星一次购买了七千万把,最近还增添了一批。”
  “这是……”
  ……
  克廖莎一边听他介绍一边筛选着,刚从卡米尔那拿来一笔钱,再怎么说也要好好花。
  她在一个防弹玻璃橱窗前停了下来,那里面是一支长矛,大约有一米四的样子,通体银灰色,矛头上嵌有一颗婴儿拳头大小的红宝石。
  “导购员”看克廖莎停下,尽职尽责地介绍:“这是所长模仿传说中女战神的武器制造的,矛身的材料选自登格鲁星一号矿区生产的超稀有金属:辉银,矛头上的宝石是七年前恒吉赛拍卖场失窃的天使之心。总重为十三千克,天使之心的特殊能力可以在使用者的激发下形成一个保护罩……”
  他滔滔不绝地说着,克廖莎仔细观察这支矛,最后狠狠心掏出三张卡:“我要了。”
  男子小心翼翼地接过卡:“请克廖莎小姐到门口等候,稍后会有人将战神之矛送到您的飞船。”
  拿到矛后克廖莎驾驶着飞船离开硅基星,被卡米尔强行带上贼船的坏心情颇有好转。

凹凸世界之克廖莎5

  克廖莎是在法伊达的呼喊声中醒来的,她揉揉后颈就明白卡米尔做了什么,法伊达双手被绑起来却还是一直在絮絮叨叨的:“喂,克廖莎我跟你说,你可不能跟你的那个便宜哥哥跑路啊!你不知道他刚刚绑我手的时候有多疼,还有那只狂犬,他居然嘲笑我弱!妈了个鸡,老娘弱不弱关一只狗什么事?最重要的是他们上船居然没有把我们的衣服带上!虽然你可以凑合穿他们的但我不行啊啊啊!”
  克廖莎轻笑:“时间到了吗?”法伊达愣了一会然后恍然大悟:“上次他们说是比之前的早几天,算算今天就……”是了。看到卡米尔走进来,法伊达闭上了嘴。
  克廖莎站起身,歪头一笑:“哥,我想出门一趟。”语气熟悉的仿佛从未分开过。卡米尔沉默着,他摸摸克廖莎的右脸:“别想跑,妹妹。”
  一旁的法伊达暗笑,克廖莎毕竟和卡米尔在不同的环境下长大,即使女孩骨架比男孩的小,但营养丰盛的克廖莎高挑修长的身体比卡米尔更像兄长。尤其是克廖莎穿的是利于行动的紧身T恤衫和短裤,还顺便把胸给裹了起来,绷紧的衣服显露出克廖莎坚持锻炼的结果——马甲线,即使头发批下也像一个男孩子。
  克廖莎举起右手,手套并没有戴上去,冰冷的金属反射着房间里的灯光:“我要去保修一趟手。”卡米尔抿唇:“我也可以帮你弄。”
  她将右手举到空中,灯光透过缝隙直照入眼睛:“这可是超能研究所出品的绝版机械手,我花了好大代价的,哥哥~”这么近的距离,卡米尔能清晰地看到克廖莎眼底的坚决。
  两人对立着,克廖莎扭头暗骂了一句然后妥协了:“你把追踪器放在我身上行了吧。”卡米尔的眼神仿佛在说“是你叫我这么做的,别怪我”。他伸出一直握起的左手,是一个蛋糕形状的发卡。
  他撩起克廖莎额头前飘逸的一缕黑短发夹在右边,退后一步看看似乎觉得挺好看的。一直被绑在地上的法伊达嘴巴一撇,被克廖莎的眼神警告只好闭上嘴。
  卡米尔从口袋里掏出几张卡:“这些是我平时的零花,你拿去多来一些保养的东西,以后不要去了。”
  赤果果的金钱诱惑!克廖莎内心有点动摇,她本来想趁这次机会跑的。她咽了咽口水,满面假笑:“这,这不好吧,嘿嘿嘿。”
  法伊达看到卡米尔拿出卡的一瞬间就心中暗喊遭了,克廖莎最大的死穴就是爱财。万恶的资本主义去死啊啊啊!!!
  克廖莎接过卡,法伊达默默吐槽:“笑的跟两百斤的胖子似的。”
  卡米尔揉揉克廖莎的头,转身走了出去,克廖莎蹲在法伊达身旁帮她解绑。法伊达扭头不看克廖莎,克廖莎捏捏她的脸:“生气啦,表生气嘛~”
  法伊达被克廖莎类似撒娇的语气萌化了:“那你以后不能这么做!”
  实际上已经做过八次的克廖莎:“……好。”
  法伊达被留在了羚角号,克廖莎独自一人开着羚角号内部的小型飞船驶向硅基星,在她离开不过三分钟后,羚角号不紧不慢的跟在她的身后。
  雷狮开启了自动驾驶系统,两脚架在桌上和卡米尔聊着天:“你那个妹妹想干什么?”
  卡米尔:“去硅基星保养机械手,但是……据可靠消息,神之右手与圣空星人造神的手下交情不浅。”
  雷狮转头看了一眼前方的克廖莎:“如果她敢做出什么事……”卡米尔抬头看着雷狮又很快低下去:“……我会,击杀她。”
  驾驶着飞船的克廖莎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凹凸世界之克廖莎4

  房子里只剩下了克廖莎和法伊达,法伊达抱住不住颤抖的克廖莎:“阿克,没事的,没事的……”说着说着她哭了出来,克廖莎紧紧咬着嘴唇。
  房间里回荡着法伊达的哭声,站在门外的卡米尔不由捂住心口,好……悲伤的感觉。
  法伊达抽噎地喊着:“卡莎妈妈,卡莎妈妈……”
  终于,克廖莎冷静了下来,她拍拍法伊达的背给她顺气,眼神幽深地看着门外的佩利。
  佩利打了个冷噤,抬头望望天:“怎么感觉有点冷?”
  克廖莎深呼一口气,努力平复心情,用嘴型和卡米尔说:“你们先走吧,我会找你们的,现在不行。还有,那个狂犬……”卡米尔看向雷狮,雷狮转身走了,卡米尔才回答克廖莎:“只要不打死就行。”
  四人很快就走了,法伊达哭的晕了过去。克廖莎抱着法伊达叹叹气,她在乎的是做毯子的人,可毯子坏了。
  克廖莎把法伊达送回了房间,独自一人回到了以前的地方,那里早已变成废墟。
  八年前,她再一次被拐卖到这个星球,在一个组织里学习手上功夫,法伊达是被软禁在组织里的工具。法伊达对她来说不仅是朋友更是救赎,在她最绝望的时候是法伊达给她希望。
  卡莎妈妈则是一直负责照顾法伊达的女人,四年的时间足够卡莎在他们心里留下一个重要的印象。
  四年前,组织以克廖莎的双手换取法伊达的自由,是卡莎自愿付出生命抵消克廖莎的左手。
  克廖莎其实也并不是很在乎毯子,但这是卡莎唯一留下来的东西……
  克廖莎挠乱了梳洗整齐的长发,她果然最讨厌这种东西了!
  法伊达没有要醒的迹象,克廖莎换好便于行动的衣服出门了。
  在森林的边缘,她找到了雷狮海盗团。她轻吐一口气:“狂犬,打一架吧。”
  佩利上下扫视了一番克廖莎,还没说什么克廖莎就脱下手套冲向了他:第一次看见打架比他心急的……
  卡米尔在看见克廖莎右手的时候直接愣了,但眼底却是坚决。
  法伊达是天生元力者,克廖莎却是在几年前觉醒的局部强化的元力,她习惯性的加在速度上。但很快她就改主意了,佩利的蛮力并不是克廖莎能比过的,一味地躲避不是克廖莎的风格,她一边躲避佩利的攻击一边想着对策。最后,她加在了两个地方,腿部和臂膀。
  一番激斗过后,佩利输了,他不服气的想再打一次却被雷狮叫住了:“好了佩利,你输了。”帕洛斯安抚着佩利,却一直隐秘地观察克廖莎。
  克廖莎平复一下呼吸,转向卡米尔:“……哥,你其实不用找我的,我已经这么大了,不需要你的补偿。不被接受的好意,只是负担。”
  卡米尔第一次笑了,准确的说是在克廖莎面前笑。弧度并不是很大,但克廖莎明显地感觉到卡米尔有些不对,然后眼前一黑。
  帕洛斯召回影分身,脸上笑意满满:“如果克廖莎醒过来不知道会不会怨你呢,卡米尔。”卡米尔抱着克廖莎:“那也不关你事,帕洛斯。大哥,我们先回飞船吧,最后还剩一个治疗者。”

穿越成嘉德罗斯的快乐生活(3)

(1)http://woaipaluosi668.lofter.com/post/1f0d3da5_ee9bf8ef
(2)http://woaipaluosi668.lofter.com/post/1f0d3da5_ee9bed4b
→正文开始

  你肩上扛着大罗神通棍身后跟着祖玛雷德,三人大摇大摆【实际上只有你啦】地向赤焰山走去。
  一路上雷德叽叽喳喳地对祖玛说着什么,但祖玛只是时不时回一句“安静”,听的你都心疼雷德了——
  ——才怪!
  md不知道秀恩爱死的快吗?!非要在老娘面前秀?秀秀秀,你们怕不是比陈独秀还要秀哟!
  然后雷德再一次见证了今天【伪】嘉德罗斯的第二次表情失控。
  “嘉德罗斯大人,今天那个金发的傻小子……啊,我的意思不是说金发的都是傻子,而是今天打断大人和格瑞友好交流的那个小子,大人为什么要接住他呢?”雷德大概是发现你对他们俩怨念满满的眼神,转移了你的注意力。
  你站在雷德面前,缓缓勾唇:“格瑞早晚会因为那个渣渣和我打一架的,你给我安静一点。”说完转身继续走。
  雷德和祖玛对视:
  祖玛,大人好像有点不对劲。
  你先闭嘴吧,笨蛋。我们不要离开大人太远。
  遵命,祖玛~
             ————星垂之野————   
你看着面前似曾相识的景色,内心开始刷屏:
  wdm呀!这里不是开头傻金和搬运人飙车的地方吗???为什么我走到这了?
  噫,不行,我要想个理由敷衍一下雷德和祖玛。
  你不动声色地观察四周,在不远处的巨大岩石看见两个巨大的呆毛一闪而过。
  你默默替呆毛姐弟祈祷一秒。
  雷德看走在前面的嘉德罗斯停了下来,而且并没有到达赤焰山,内心更加疑惑:“嘉德罗斯大人……”
  就在这时,祖玛抽出羽蛇猛地向呆毛姐弟躲藏的岩石挥去,岩石被风刃打碎,雷德抓住了呆毛姐弟。
  大概是已经被抓住了,艾比颇有种……死猪不怕开水烫地挑衅着你:“喂!金毛矮子,快放开我!”
  埃米欲哭无泪地揪揪艾比的围巾:“老姐,你快闭嘴吧。”
  你内心庆幸:幸好没有叫我金毛胖子……
  雷德笑嘻嘻地看向你,大概是想借呆毛姐弟试探一下你。
  你缓缓勾唇,大罗神通棍指向呆毛姐弟:“虽然弱的像虫子,就当开胃菜了!”
  然后不管抓着呆毛姐弟的雷德直接发起了进攻,雷德险些被击中,忙退出战圈。
  艾比和埃米也条件反射地显出武器,堪堪挡住你的大部分攻击,却仍然被余波撞飞到岩石上。
  你不屑地走到他们面前:“连开胃菜都算不上啊,真是——弱爆了。”
  说完你转身向星垂之野深处走去,雷德和祖玛跟在你身后的不远处。
  艾比咳嗽着将破损的武器收起:“衰仔,你没死吧。”埃米紧紧捂着右臂:“好了,老姐,你还是节省体力回大厅吧。”
  两人的身体只是受到了余波的冲击力,武器正面对上了你的攻击略有损坏,总之两人肯定要安分几天的了。
  走在雷德祖玛前方的你手微微颤抖,虽然行事嚣张,时不时也会动手,但刚刚如果不是刻意控制攻击力,呆毛姐弟能不能留个全尸都是问题。
  你停了下来,雷德迷惑地问:“嘉德罗斯大人,为什么要停在这?”
  你深吸一口气,转身仰视他们:“你们应该察觉到了吧,我并不是你们的嘉德罗斯大人。”
  雷德显然对你突然的坦白有些惊讶,很快又笑嘻嘻的。
  “我是在洗澡的时候过来的,你们别激动啊,这可是嘉德罗斯的身体,只是灵魂不在这里。按理说是我亏了好伐,我可是女的,而且虽然称不上是前凸后翘但起码也是有胸有屁股的!”你越说越激动,要是被看光了怎么办!
  雷德和祖玛对视,然后雷德暗藏威胁地对你说:“姑且相信你。”
  你默默翻个白眼:“我现在担心嘉德罗斯到底能不能把我衣服穿上去。”
  祖玛似乎更加沉默了。

凹凸世界之克廖莎【3】

  安排好了之后,卡米尔拉住就要转身回房间的克廖莎:“我们……到外面聊聊。”克廖莎困得要死,但也只能点头答应。
  两人站在阳台上,微风不时吹来,舒服极了。
  卡米尔伸出手想摸摸克廖莎的头,像小时候一样,但克廖莎条件反射地躲开了。卡米尔低叹:“你果然是怨我的。”克廖莎挠挠头,她最烦这些东西了,想了一会,最后索性抱住卡米尔:“我一直是喜欢哥哥的,从未怨过!”
  出于双胞胎的心灵感应,卡米尔能感觉到克廖莎这句话是真心的。只是,即使克廖莎不怨他,他自己也无法原谅自己。
  卡米尔看时间也不早了,拍拍克廖莎的背,克廖莎松开了:“回去睡觉吧,剩下的事明天再说。”克廖莎很快走了,卡米尔站在阳台上吹着风,雷狮走了过去。
  雷狮:“怎么样?”
  卡米尔抬头看看星空:“也就这样了,大哥还是回去睡觉吧,我也回去了。”
  两人回了房间,但都同时瞄了一眼躲藏在角落里的帕洛斯的影分身。
  帕洛斯:啊切!莫名好冷。
  第二天早上,克廖莎早早起床买早饭,结果刚出门就遇见站在门口准备敲门的卡米尔:“……哥,早上好。”原谅她还没有习惯这么早就有人找她。
  卡米尔收回手:“早上好。”然后两人都沉默着,气氛尴尬极了。直到住在克廖莎隔壁的法伊达打开门露出一条缝有力无气地说:“克廖莎~我好饿~嘤嘤嘤……”
  克廖莎心里默默感激法伊达:“你等一下,我现在就出门。”法伊达的门又关了起来,克廖莎从卡米尔身旁走过,出于礼貌还是问了一句:“你们……要吃什么?”
  卡米尔有点受宠若惊:“正常的早饭就可以了,毕竟除了我们俩其他人都没醒。”克廖莎点点头,拿着钱出门了。
  等克廖莎拎着一大袋的食物回来,就看见家里一片狼藉,法伊达和雷狮海盗团四人对峙着。
  克廖莎:……忘了这茬【捂脸】
  法伊达双手叉腰指着佩利:“喂喂喂!你个狂犬得狂犬病了吧!这可是卡莎妈妈做给我们的地毯,你居然撕坏了!”随着法伊达的话,克廖莎看向了她放在客厅里的浅蓝色大毯子,上面是一条条的划痕……
  她忍不住地丢下了手里的袋子:“哥!你们……”克廖莎最不擅长吵架之类的,本来想说些生气的话结果差点把自己急哭了。
  卡米尔暗瞪佩利一眼,走到克廖莎身旁就要说话,却被法伊达拦住了:“你是谁啊?哦~你不会就是克廖莎的便宜哥哥吧。带着一群人把我们家弄成这样,还真是好哥哥呀!”卡米尔脸色一白,雷狮的右手隐隐有电。
  克廖莎几步走到佩利身边,推开他:“滚!你们都给我滚开!”佩利居然被克廖莎推得一个踉跄,他站稳后向克廖莎说:“哟,你的实力还不错嘛,来打一架吧!”帕洛斯看着卡米尔的眼神拉住了佩利:“会有机会打的,你先忍会。”佩利撇撇嘴。
  克廖莎跪在地上颤抖着手指抚摸地毯,法伊达仍然双手叉腰地朝雷狮海盗团说着:“没听见吗?克廖莎让你们出去!还有你,克廖莎的便宜哥哥,都这么多年没出现了,你现在突然找到克廖莎是有什么阴谋吧。”雷狮正要说话却被卡米尔拉住了:“大哥,我们先出去吧。”
  雷狮冷哼一声走了出去,卡米尔担忧地看着克廖莎,最后还是走了。

凹凸世界之克廖莎【2】

  此时此刻的克廖莎正坐在赌*场里,对面的男人额头流下几滴汗,手颤抖着,眼中布满血丝:“克廖莎!你一定是出老千了,一定是!”克廖莎努力忽视心口传来的疼痛,翘起二郎腿不屑地看着男人:“神之右手的名字可不是好听而已,你以为……你可以把你的妻儿赢回来?别做梦了,剁了。”克廖莎身后的人紧紧抓着一个女人和一对兄妹,拽出女人的右手手中的匕首砍下了两根手指,女人痛苦的叫声充斥整个房间。
  不一会儿,克廖莎指挥人把她拖了出去。
  男人被绑在椅子上,双眼通红,嘶吼着:“贱人!你是故意的!故意的!”男人竟直接崩断了绳子冲向克廖莎,克廖莎阻止身后的人,脱下了一直戴在右手的白色手套,那是一只锋利的机械手。
  她一边伸展机械手一边戏耍男人,最后猛地将右手捅进男人的心口,往外一抽竟带出了心脏。男人倒下了,鲜红色的血从克廖莎右手间滴落,心脏跳动着。
  兄妹俩惊恐万分,不断在角落里颤抖哭泣着。克廖莎解决了男人之后就静静地看着他们,曾几何时,她也这样害怕,恐惧过,可惜哥哥不在身边啊。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克廖莎走了出去,兄妹俩被留下的人带到了奴隶场,这被克廖莎称为废物利用。
  克廖莎走出赌场就被一个卡哇伊的女孩子抱住了:“嘤嘤嘤……”克廖莎仰头望天:“怎么了法伊达,你又欠债了?”法伊达睁大眼睛:“克廖莎你怎么可以这么看我?难道我在你心中就是这种人吗?”
  克廖莎翻个白眼呵呵几句,法伊达松开克廖莎转为牵手,两人回到了小别墅。
  别墅的地面上铺着柔软的手工毯,克廖莎在门口脱掉鞋子踩在上面。她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法伊达什么都好,就是喜欢和别人打赌,次次输。
  可这次不是,法伊达神情中略带些焦急:“具可靠消息,雷狮海盗团来了,目的是我们两个,你的那个哥哥也在。”克廖莎放下二郎腿,低头思索良久:“不用反抗,到时候再说。”
  法伊达戳戳克廖莎的马尾,语气带了点恨铁不成钢:“你真是的,都这么多年了,他没准都忘了你呢。”克廖莎抬起苍白的脸:“没有的,哥哥是怎样的人我清楚的。再说了,事情已经这样了,我现在只求他还念着兄妹情饶我们一命。”
  法伊达坐到克廖莎身旁:“你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她摇摇头,转身上楼了。
  法伊达耸耸肩膀,神经大条地出门玩耍了。
  夜晚,法伊达早已睡着了,克廖莎独自一人在别墅的屋顶上看着星空。突然有一颗时明时暗的星星向地面靠近,克廖莎的直觉告诉她,那是羚角号。
  飞船上,卡米尔注视着地面。在这一刻,两人的心重合。
  距离越来越近了,雷狮控制着飞船悄无声息地停在别墅的花园里,舱门打开,几人走了下来。
  克廖莎和卡米尔对立相站,佩利睡得迷迷糊糊,打个哈欠,克廖莎转身带着他们找房间,一时无言。
  帕洛斯在看到克廖莎长相之后就一脸惊奇地看看克廖莎又看看卡米尔。

新文新文【凹凸世界之克廖莎】

  雷王星皇宫边缘的一处草丛里,一个黑发蓝眼的小女孩蹲在那里,她的身体微微颤抖。
  不远处的草丛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小女孩惊恐地抬起头往后移了移身子。草丛里走出一个小男孩,和女孩有几分相像:“克廖莎,哥哥找到一个有好多甜点的地方,要一起去吗?”
  克廖莎看见是哥哥僵硬的身体放松下来,她站起来拉出藏在一旁的破烂不堪的玩偶:“哥哥去吧,克廖莎想在这里找找那些仆人丢下的玩具。”男孩张了张嘴,到底没说什么,摸了摸克廖莎的头转身走了。
  克廖莎在草丛里搜寻着坏玩具,最后只找到一个木头士兵,干脆坐在柔软的草上摆弄着玩偶和木头士兵:“嘟嘟,报告国王,犯人已处死!哦,我的士兵,你真是个忠心耿耿的奴仆……”
  突然,从墙壁的另一侧扔进来一个完好的女王白棋:“小妹妹,叔叔这里还有一个红女王哦~”克廖莎歪头,疑惑地看着白女王,走到棋子身边蹲下身仔细看着。
  墙壁另一边的人继续引诱着克廖莎:“小妹妹,想要吗?离墙近一点,我就给你哦。”克廖莎拾起棋子走到墙边。
  一个男人翻身到了克廖莎身边,克廖莎一个不查被男人猛地抱住,翻过墙跑掉了,原地只留下克廖莎捡到的玩具。
  男孩瘦小的手里抓着几块热乎乎的糕点,胳膊上有明显的淤痕,他拉了拉大一号的衣服遮住了继续向克廖莎藏身之地跑去,嘴角有一丝淡淡的笑意。
  等他气喘吁吁地到达之后,却再也找不到克廖莎了。
  ————十年后————
  男孩早已长成了翩翩少年,蓝色的眼瞳倒映着面前光芒万丈的雷狮,深处却是淡淡的哀愁:如果我当时坚持带克廖莎一起去和大哥碰头该有多好。
  世人皆传,双胞胎天生拥有无形的心灵感应,即使在茫茫人海中也能准确的找出对方。卡米尔在这十年里,只在四年前感应到她,当时右手腕剧痛无比,卡米尔有了一个大胆而又残酷的猜想:克廖莎的右手……
  雷狮看到卡米尔发呆就知道他又在思念他的妹妹,出声拉回了他的神思:“卡米尔,我们这次的目的地是坞根星,听说著名的【神之右手】和【治疗者】都在那个星球。”
  卡米尔掩藏了悲伤,身后的帕洛斯已经不止一次的试图问话了:“大哥,根据情报商的话,神之右手是一个女孩,和治疗者是同伴。假使在争夺这两人的过程中,治疗者在后方不断给神之右手输送元力,消耗战是玩不了的……”
  卡米尔冷静地和雷狮分析这次的作战计划【虽然没有用上过】,突然感觉心脏一阵刺痛,右手紧紧抓住胸前的衣服,脸色苍白。
  雷狮抱起卡米尔,大步走向羚角号的医务室检查身体。帕洛斯拽住佩利紧跟在他身后,眼中的笑意快要遮掩不住了,雷狮“嘭”的一声关上了门。卡米尔大口喘着气,扭头看向窗外,坞根星……到了。
  无形中,卡米尔能感觉到一根淡淡的丝线,把他和克廖莎牵在了一起。

腰斩【完结撒花bu】

  好不容易在雷德的伺候下穿好衣服,你记下了嘉德罗斯衣服的穿法和围巾的系法,把贴纸贴好后走出了房间。

  祖玛等在外面,你迫不及待的走出房。果然,嘉德罗斯已经参赛了。

  嘉德罗斯参赛→剧情开始→打架→格瑞→金→紫堂幻→凯莉→鬼狐→雷狮海盗团→安迷修→呆毛姐弟→竞速赛→丹尼尔→秋。

  秋!

  你的脑子顿时清醒了,秋秋秋秋秋!【你是个疯狂秋吹】

  然后雷德和祖玛就看见今天的嘉德罗斯大人在没有和格瑞打架的时候脸上还是出现了笑容,两人相视:

  大人刚刚叫你进去干什么?

  没干什么呀,大人是不是有喜欢的人啦!

  ……闭嘴吧你!【祖玛嫌弃的看了一眼雷德】【雷德摸摸头笑了几下】

  冷静下来后,你决定履行自己的义务:维持剧情发展!

  我真是个敬业的coser!你的内心不断给自己加戏。

  你扛着大罗神通棍大摇大摆的走到了大厅,很快在一片真空地带找到了格瑞。

  “格瑞!打一架吧!”你不由分说的直接挥下了大罗神通棍,格瑞往左一跳:“……不可理喻。”

  “我不管,你今天必须和老子打一架!”你挥舞着大罗神通棍冲向了格瑞。

  两人的身影在大厅里不断穿梭【请自觉脑补打斗画面】

  终于,在你再一次用平静无波的语气念出嘉德罗斯的台词后,一架摇摇晃晃的飞船出现了。

  终于来了!你开心的向格瑞一下一下的甩着大罗神通棍。

  金从天而降,你看在他是秋的弟弟和主角的份上,向前一步接住了他。

  格瑞看到一向霸道自大的嘉德罗斯居然主动接住了金,嘴张得可以容下一个鸡蛋。雷德和祖玛也诡异的看着你。

  金在你的怀里惊恐的叫着,发现自己并没有继续向下坠,睁开眼看见了你:“Hey~boy。”你嘴角抽搐几下,两手一松,金顿时掉了下去。你倨傲的看着他:“你这渣渣不配和我说话!”说完转身就走,金爬起来后不服气的对你的背影怒喊:“渣……渣,居然说我是渣渣!”

  雷德和祖玛以绝对的高度站在金面前:“想怎样?”“渣——渣。”

  走到一半,你忽然想起有什么没做完,抬起了大罗神通棍,神情阴暗的对格瑞咬牙切齿的说:“格瑞,你的表现太让我失望了!”说着一个冲击波向金的方向甩去。

  然后,你近距离的看到了格瑞的【友谊破颜脚】,不由脸颊一痛,格瑞也忒狠了,直接把金踹到了十几米外。

  幸亏金骨骼惊奇,不然格瑞把老婆踢死了咋办?

  你把大罗神通棍往肩上一搭,走向格瑞:“格瑞,你居然和这种废物在一起!真扫兴。”

  【警告!】【警告!】一个裁判球在你面前飞来飞去,你抬脚踢飞了它。别说,脚感还不错。

  你:(((┏(; ̄▽ ̄)┛装完逼就走

  你走了大约十几米后,金怒气十足的朝你的背影喊:“你给我站住!说谁是废物啊!”甚至朝你伸出了中指。

  格瑞看了金一眼:“别吵了,他是不会理你的。”

  金继续愤怒的说:“那个金毛什么情况,这么拽!”然后他反应过来:“呃好吧,金毛倒不是什么错。”……【然后就是正常剧情哈】